旗袍歷史變遷

光華漸黯

1970至1980年代

旗袍得小眾喜愛顯矜貴

儘管長衫的黃金時期一去不復返,只受小眾喜愛,缺少普羅大眾的支持,但物以罕為貴,香港旗袍不但沒有失色,反而更顯矜貴,身價不跌反升。七、八十年代時,長衫仍然是成熟女性出席隆重及喜慶場合的選擇。 除光顧相熟的裁縫外,高級連鎖店和國貨公司的也是訂製長衫的熱點,專門售賣内地產品的國貨公司也開始有長衫成衣出售,但優質的並不便宜;由於訂製長衫與西式成衣的價錢差距越來越大,付得起高價以長衫作常服的,大多是經濟條件較佳的女性。因此,不再普及化的長衫漸漸成為中上階層的身份象徵。另外,訂製長衫的模式花樣多,綢緞公司及國貨公司都只售賣較貴價的旗袍,也不接受客人來料訂造,加上製衫費用不菲,令旗袍的價錢更昂貴,故令普羅大眾卻步。

六十年代的那種簡約旗袍不再成為主流,反而衣裳和造工細緻講究,綾羅綢緞受青睐,滾邊花紐隆重登場。珍貴的衣服面料只能乾洗,旗袍再也不顯得平民,而香港旗袍校服裙卻在西式服裝文化影響下產生一種新面孔。至今,仍有十多間香港中學以旗袍為女生校服,高等學府內亦有長衫的支持者。一些曾經在海外知名大學深造的女性學者,也喜歡選擇以含蓄但帶女性化的旗袍代替時尚的西式套裝,校園內不乏典雅旗袍的身影,既有才女的書卷氣,也結合當代學者的形象,為走向國際的學術殿堂中保留一點溫煦儒雅的傳統中國特色。

穿衣的學問與智慧

七十年代香港教育逐漸普及,男女受教育的機會均等,女性跟男性相互競爭,女性公務員於一九七一年成功爭取與男性公務員同工同酬,為其他行業作先鋒。女性地位提升,對衣服的要求亦隨之改變,少數居於領導層的女性選擇長衫來突出個人的形象和品味,在與眾多男性同僚出席的公開場合或宴會中,更顯自信和親和力。八十年代初期,一些高級女性行政人員上班,均到一流的上海裁縫店訂製旗袍,製作費用動輒過千元,或高至二千多元,但當時初出茅廬的大學生月薪一般只有兩千多元。她們深明「顯示權威的穿衣之道」(Power Dressing),認識到衣服便是有身份、地位的象徵,更想在眾人面前顯示自己的領導地位。工作女性大多性格剛強,配上旗袍的含蓄和女性化形象能發揮中和作用,使穿衣者既有強者風範,又不失剛柔並重,盡顯女性在穿搭上的智慧。

影視娛樂延續旗袍傳奇

七、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市民整體生活改善,對影藝娛樂的要求也相應提高。這時期香港電影進入新階段,本地國語電影被捲土重來的粤語「港產片」取代。另外,電視機逐漸普及,讓普羅市民享受到免費的視像娛樂。影視歌壇藝人對服裝潮流觸覺敏銳,在登台演唱、出席影視圈和其他隆重場合穿着為禮服,與二、三十年代以來著名電影明星的衣飾品味互相輝映,在延續着一種開創自上海的服飾傳統。一些女藝人愛穿旗袍拍攝唱片封套和宣傳海報,也有不少昔日粵語片的老牌女星和粵劇名伶對長衫不離不棄,可見長衫在影視娛樂圈中依然受到擁戴。

旗袍也是香港小姐選美活動中極具代表性的服裝,早於一九四六年在北角麗池夜總會舉辦的香港小姐選舉已有穿着旗袍的環節,及一九七三年開始由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接手主辦的「香港小姐競選」,選舉中除便裝旗袍外,還有晚禮服旗袍,展示東方女性美,讓全港市民皆可欣賞到長衫所展示的美態和中華傳統文化。另一方面,由香港亞洲電視於一九八五年年起舉辦多年的「亞洲小姐競選」,以及舉辦了數十屆的「工展小姐選舉」,佳麗穿著長衫仍是重要環節。此外,代表香港參加國際選美活動的佳麗,大多以長衫作為民族服裝,體現出旗袍的獨特性及其無可替代的地位。

旗袍風格形象兩極化

從八十年代開始,香港長衫的形象漸趨兩極。一方面訂造長衫的價錢越來越貴,仍然訂製長衫作常服或上服的女士都來自中上階層,旗袍作為衣櫃裡的矜貴服裝,主要用作出席隆重場合的禮服。另一方面,長及足踝的長衫又成為普通酒樓食肆女性知客和服務員制服,這類旗袍選料較粗,遠不如訂造的修身,其中一些顏色鮮豔的織錦無袖高衩長衫,更是知客制服的典型。八十年代香港日式夜總會生意蓬勃,「公關小姐」們也流行穿上衩口極高、非常貼身和誘惑的長衫制服,以招待客人。

d一九六七年「五月風暴」(六七暴動)開始,香港社會變得動盪,使七、八十年代掀起中上層人士一陣移民潮,直接令訂造長衫的生意走下坡。

長衫客減少,香港的西式成衣業同時抬頭,製造成本又快又便宜,在售價上把「慢工出細貨」的長衫比下去;同時百貨公司興起賣更方便的恤衫、西褲,款式之多今人眼花繚亂,成了女性服飾的主流。

社會人口的年輕化、西式風潮的領導,加上長衫製作的耗時耗費、學徒驟減、裁縫移民等因素,讓七、八十年代的香港長衫市場逐漸黯淡。雖然全盛時期不再,長衫仍然見於各種隆重場合,例如國際選美比賽,突出女性的婀娜多姿、端莊嫻熟和衣着的民族色彩。

很多學校也以長衫作為校服秉承文化傳統。此時長衫設計脫離簡約,向精細邁進。風水輪流轉,長衫也不例外。二十世紀末,國際時裝界掀起了一股強勁的「中國風」。

同時,影視作品、國際盛會紛紛向長衫拋出橄欖枝,令其魅力重新活現於人們眼前,吸引更廣闊的顧客群。香港亦湧現一批設計師跨入中式服裝的大門,為其注入新鮮血液,更令長衫脫離純本土色彩,躋身國際時裝之列。

返回

其他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