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歷史變遷

暫緩過渡

1930至1940年代

戰爭時期旗袍風格樸實

一九三七年日軍全面侵華,上海和廣州相繼淪陷,從上海到香港避難的人不乏追隨老主顧南來的裁缝,成為香港最早期的「上海裁缝」。因為人才流向香港,香港長衫的獨特面貌也慢慢塑造成,漸漸提高本地長衫的工藝水平,同時為香港長衫帶來契機。此時的上海正值抗戰的艱難時期,衣服的風格較經濟實用,戰時的旗袍長度縮短至小腿,款式趨於簡約。缝、胸部和腰部「收省」等西式剪裁特色陸續出現,金屬拉鏈也應用於少數旗袍。雖然當時的香港並沒有緊貼,但日後香港長衫的款式以自己的步伐和節奏也朝這方向發展。直至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人口銳減三分之二,百業蕭條,富戶都北上避難,製作長衫的人數大減,買賣故衣盛行。這時香港長衫基本是三十年代的延續,平面裁剪方法不變,但長度縮短,露出小腿,方便行動;立領變矮,少了束縛;無袖流行,裝飾進一步簡化。

上海裁縫南下香港

一九三七年日軍全面侵華,上海和廣州相繼淪陷,從上海到香港避難的人不乏追隨老主顧南來的裁缝,成為香港最早期的「上海裁缝」。因為人才流向香港,香港長衫的獨特面貌也慢慢塑造成,漸漸提高本地長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一九四五年八月),香港百廢待興,及後由於中國政局動盪,四十年代中至晚期有大量江浙富戶移居香港,為香港經濟作基礎,有大批隨老主顧南下的上海裁縫到香港繼續縫製旗袍工作,在此開始經營生意及授徒,除了縫製衣服外,更吸納本地客戶。據一九四九年於香港成立的上海缝業職工總會(簡稱「上縫工會」)統計,當年約有六百名裁縫,約二十九間店鋪,連同廣東裁縫總數近千人,能夠南下並成功投入𣄃袍市場的原因,是他們不但工藝精湛,審美能力高超,並熟悉衣料特性,讓客戶們穿起旗袍時更優雅和更適體貼身。上海裁縫們在香港所收的徒弟遍佈多地,包括本地、澳門、廣東地區及江浙等地。 他們注入新力量於四十年代中至晚期陸續投入市場,不但提升香港旗袍的工藝水平,也對香港旗袍發展貢獻良多。

在這段過渡期,旗袍長度、袍側的開衩及領子高度在潮流的變化中時有變更,最後定格於縮短至小腿的長度,更有極多旗袍改以拉鏈及撳紐代替花紐。旗袍風格漸趨成熟自成一格,完全脫離滿清制度,容納西方流行元素和配搭。儘管設計花俏的「海派旗袍」在三、四十年代發展蓬勃,還是未能影響到當時較為保守’裁縫技術有待提升的香港社會。三十年代末,上海和廣州的淪陷為香港長衫帶來新契機:裁縫湧入,自創風格,整體設計仍然趨於簡約、窄身修長。

返回

其他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