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歷史變遷

華麗回歸

1990年代至今

潮流逆轉

d經過二十多年的韜光養晦,香港旗袍在二十世紀末的怦然回歸,展示其獨特內涵和生命力。在當時七、八十年代,國際時裝設計師已仿效傳統中國服飾,把中式立領、斜襟、 盤紐、側衩等旗袍的傳統獨有元素,以至傳統面料和紋飾等開始運用起來。同時,部分香港設計師亦跨進國際時裝界的門檻,並在設計中注入中式元素,在國際間打響名堂,及至九十年代,世界各地流行將民族服重新包裝成為時裝,孕育出多個本地高級男女服装品牌。加入新時代元素的旗袍備受本地影藝圈追捧,讓旗袍得以跨身時裝領域,而香港政商界領導階層的女性,經常在公眾場合穿著旗袍,以樹立成功女性的形象,為旗袍加添了正能量。

在二零零零年之後的香港電影中,長衫再次備受注目,如《花樣年華》,該電影以六十年代的香港為背景,女主角張曼玉穿着二十多件典型款式的旗袍,性感優雅,成為香港人對長衫的集體回憶,更讓香港年輕一代以至國內外人士見識香港旗袍的魅力,這部電影更奪得無數本地和國際獎項,包括2001年第二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服裝造型設計」和 2000年第三十七屆台灣金馬獎的「最佳造型設計」。

旗袍自由兼容重塑

過去二十年,香港旗袍進入自由發揮的時期。除延續傳統外,香港旗袍的設計嘗試跳出傳統,出現突破嶄新的演繹。為了迎合不同顧客品味,一些設計師會在旗袍的面料、剪裁、款式、配飾注入更多時尚元素,讓旗袍增添時代感和國際都會氣息。這些新式旗袍也許跟傳統有所差別,但為旗袍加入了生命力。旗袍面料也不限高級物料,少數民族布料也頗受歡迎,這正好體現出香港社會的多元文化觀和審美觀。旗袍成衣擴闊了旗袍的發現空間,一般長成衣的貼身適體程度和細緻程度都較度身訂製的差別大,然而對講求效率的現代社會卻極具吸引力。加上這類旗袍價格較為實惠,所以有一定市場。旗袍成衣限於價錢和工藝水平,又或遷就西方人的穿衣習慣,不得不把縫製程序簡化起來,或稍作改良,例如把斜襟變成純裝飾、在背後裝拉鏈等。這些成衣不損長衫神韻,又能照顧不同市場需要。香港旗袍既承襲傳統,也不斷改良重塑,保持順應潮流而又不失精髓的時尚。

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代表性服裝。旗袍最能展現華人女性的柔美,其獨特的氣質和韻味非其他服飾可比擬。這關乎民族自信心,有自信心才見民族精神。作為一種文化載體,長衫也最能表現本土文化色彩的一種女性服飾,在浩瀚的服裝文化歷史中佔據不可忽視的一席位。

長衫訴說香港女性的成長故事,展現女性的地位和種種變遷。長衫已不是單一件「衫」,而是知識傳承與文化交流的媒介,通過復興,重新向世界介紹長衫,使人們對歷史和文化有更深層的認識。經典不能被遺忘,長衫所蘊含的本土文化和情懷,需要薪火相傳下去。

返回

其他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