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麗叢中「旗袍男」— 袁建偉先生

收藏長衫,很多人以為是女士的閨閣喜好,但城中卻有一位「旗袍男」,家中藏有過千件旗袍,大多是長衫愛好者或親屬捐贈得來。身為電影服裝指導,八十後的他不遺餘力地推廣本土長衫文化。

(下文簡稱袁建偉先生為,新裝如初為。)

  • 袁先生你好!由何時開始你有收藏長衫的嗜好?
  • 正式儲第一件長衫是由十九歲開始,但它被我拆散了研究,已經不存在於世上。
  • 你為甚麼會有這個愛好呢?
  • 我喜歡長衫,源自我祖母的一張相片。

    小時候祖母跟我說她以前是一個挨苦的傭人,極度窮困,而探望她時總會見到床頭有一張相片,相中人雍容華貴得似陳寶珠和蕭芳芳。我一直以為那是一個大人物,或是去世的長輩,怎麼都聯想不到正是我祖母。我由小學三年級疑惑到六年級,一直追問,直到中學才證實確是我祖母。我很驚訝,原來換上一套長衫,抹上淡妝,一個傭人的形象可以變成一個明星。所以我便開始追尋長衫。
  • 你追尋的過程到現在已藏有過千件長衫,在你眼中漂亮的長衫要有甚麼特質?
  • 在我的角度,製作的意義比長衫師傅的酬金、手工和布料更重要。我接觸過不少長衫的捐贈者或愛好者,他們跟我分享做長衫的原因:例如有師傅會做衫送給兒子娶老婆,有些會做衫給太太在拍拖時穿上,意義比所有都重要。直追問,直到中學才證實確是我祖母。我很驚訝,原來換上一套長衫,抹上淡妝,一個傭人的形象可以變成一個明星。所以我便開始追尋長衫。
  • 你最喜歡的長衫是哪一件?
  • 我師傅替他女兒做的那件,原因是那份情誼。我覺得一個男人為一個女人做衫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 你剛才說起「師傅」,你有拜師學做衫嗎?
  • 我有拜師,拜封有才師傅為師學做旗袍。其實拜師之路不易,我由零七年開始試過找十個以上師傅,包括在國內和台灣的都嘗試過。那時總聽到某某師傅過身,所以我覺得不能再等,我不止想收藏長衫和旗袍,更想知道如何做衫。屢次拜師不果後,機遇巧合上了電台受訪,而封師傅碰巧聽到這節目,便聯絡我、肯教我做長衫。他一直不答應收我為徒,直至我結婚。
  • 甚麼是「他一直肯教你,但不肯收你為徒」?
  • 他教了我三年,但名義上他一直不肯認我為徒。我真的當他是父親,就在我結婚婚宴上,我請師傅坐下,原本他不依,我和太太跪下來斟茶,他才肯正式收我為徒。我和太太的結婚戒指都是由師父給我的裁縫頂針改造而成。
  • 聽說你想推行「民間旗袍日」,又是甚麼一回事?
  • 我在二月四日結婚,同一日我得到世間上兩個重要的人 —— 我太太還有我師傅,所以我自發地訂了當日做「民間旗袍日」。(何為旗袍日?)我總聽到旗袍收藏者申訴沒有場合、理由去做旗袍 —— 旗袍的確賣得貴,而很多人沒有場合需要穿一件旗袍。
  • 所以旗袍日是給大家一個藉口做旗袍?
  • 我研究過不同亞洲國家對國服的尊重,例如香港女生會去日本特意租和服來穿,卻沒有香港女生會特意做一件旗袍。我想,不如就有一日大家都穿旗袍吧。我實在很羨慕和妒忌女生可以穿旗袍但不穿,我是男生,就不能穿了。
  • 男生不是有長衫嗎?
  • 不是女裝的那回事了。旗袍會收身,把身體所有線條都顯露出來,而男裝不會,男裝是闊袍。
  • 所以旗袍日是新:你會覺得誰穿旗袍穿得最好看?
  • 現今穿旗袍最好看的當然是我太太,第二是張曼玉,無庸置疑。

返回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