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線、色線、漿湖、鉗子、剪刀、熨斗全部都是製作花紐的工具和材料。

「紐」轉乾坤 — 浦明華師傅

旗袍上的花纽,小巧但色彩奪目,形狀百變。它由一條小綑條經人手逐步幻化成花,幻化成文字,幻化成吉祥圖案。花紐除了為一襲旗袍畫龍點晴,它更是對長衫客的一種祝福。浦明華,香港碩果僅存的海派花紐大師,憑藉雙手,把這門精緻的中國傳統手藝承傳下去。

浦明華師傅六十餘歲仍然神彩飛揚。

(下文簡稱浦明華師傅為,新裝如初為。)

  • 浦師傅,「海派」的手工和其他派別有何不同呢?
  • 海派是指出自上海師傅的手藝,因為我跟上海師傅學這門手藝,自然歸類為「海派」。其實也有廣東師傅的「廣派」,但比較少人提及。有人說海派師傅的手工比較好一點,也精緻一點。
  • 「浦」這個姓氏在香港很少見,在上海是大姓嗎?
  • 這個我不知道。上海應該也有不少的。(按:今天中國的江蘇、上海、浙江一帶浦氏族人較多;「浦」在百家姓排三百以後。)
  • 你幾歲入行做花紐?
  • 大概是十三歲,我爸爸是位裁縫,收入不多,他要養起我們全家五兄弟姊妹。我是大女兒,所以想助爸爸一臂之力,幫補家計。他做旗袍,我做花紐。他問了當時工作的裁縫店老闆娘,也就是我師傅,答應收我為徒。
  • 那你介意透露你今年多大嗎?
  • 快六十四了。
  • 總結你這五十年的花紐製作經驗,一顆花紐最難做是哪個部份?
  • 花紐的紐頭是靈魂,同時也是最難做的,如果你連打紐頭也不會,就沒辦法做下去。當打好了紐頭以後,我們才可以打銅線,之後把綑條包好銅線,才開始動手做不同的圖案。
  • 做這些圖案,是有依據還是自由發揮的?
  • 都有依據 ,而且那些數字和刻度已經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裏。不是亂來的。當年跟師傅學習,光是看,沒有筆錄,也沒得拍照,只靠牢記。花紐有個比例,不能太大或太小,就如大紐放在旗袍的大襟,細紐放在細襟,這些都有細分。
專訪浦明華師傅(影片)
  • 花紐有沒有甚麼美的標準?
  • 像我起初做的時候,做得不好師傅會修改一點點,慢慢摸熟以後就知道甚麼是好,甚麼是不好,要靠心領神會。
  • 我有看過你之前一些報導,其中一篇說花紐是下欄功夫,是裁縫師傅不做才讓你們去做,是真的還是假的?
  • 「下欄」?為甚麼會用這種字眼?絕對不是。一般裁縫師傅都會做「一字紐」、「琵琶紐」和「二同紐」;有些師傅自己都會做花紐,只是因為比較費時,所以才交給我們做。
  • 做一對花紐要多久?
  • 浦:小的一小時以內吧,如果是大而複雜的,都要三到四小時才能完成。
  • 在你印象中,做花紐和做旗袍有沒有黃金時期?
  • 大概是九七前吧,一般在中秋開始到農曆新年是旺季,即使當年我只是兼職,月入也有七、八千塊。但金融風暴以後,市場就靜了很多。加上老一輩的旗袍師傅走的走,退休的退休,這一行亦日漸式微了。
  • 那麼後來你為甚麼會開班授徒呢?
  • 我認識一位旗袍師傅,當時我們在同一家綢緞公司工作,他有教人做旗袍的經驗,直到他的一些學生也想學習做花紐,問有沒有人還可以推薦,於是他問了我,那個時候我戰戰兢兢地答應了,沒想到一教就教到現在快十年了。後來我接受了好些傳媒訪問,也做過一些示範,就開始有人知道這門手藝和認識我了
  • 你授徒那麼多年,有沒有一些特別的學生讓你留下深刻印象?
  • 最近有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學生,他好像是髮型師來的,對旗袍非常有興趣,他跟了幾位師傅學習做旗袍,又跟我學做花紐,非常認真。我們為期三個月一個課程,他一共上了七個課程直到畢業,可見不是鬧着玩,非常難得。
  • 你授徒那麼多年,有沒新:如果有天你退休,有想過找接班人嗎?
  • 我的二女吧!她現在有跟我學習。她說有興趣把這門手藝傳下去。

返回

其他師傅